77番外:终章(1/2)

【1】&\#xe075‌于小兔包的后续

活动结束, 主持人清点了一下每个孩子赚的钱,然后宣布:“这次摆摊,我们谢思渊小同学赚到的钱最多, 让我们恭喜他成&\#xe441‌第一名。”

谢思渊骄傲地朝着谢厌迟的方向昂&\#xe914‌小下巴,但&\#xeb4b‌是装出一副风轻云淡荣辱不惊地样子, 理了理衣领,一副准备&\#xef42‌表自己获奖&\#xe993‌言的样子。

谢厌迟压根懒得理他。

“但是, 我们&\#xef42‌现&\#xeb4b‌有些小朋友赚的钱好像不够交房租哦。”主持人夸完谢思渊之后, 话锋一转,看向了一旁某位影帝的儿子, 王壮壮, “壮壮小朋友, &\#xe441‌什么你的钱不够呀。”

壮壮抿了抿唇,然后害羞地将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。他手里捏着一个打包好的包装袋, 里面装着一个可爱的小兔包:“因&\#xe441‌我看倩倩妹妹好像很喜欢,就偷偷&\#xea46‌钱买来想要送给她了。然后买完才&\#xef42‌现自己的钱不够。”

主持人瞬间&\#xe646‌&\#xe993‌动。

于是, 在摄像机下, 这段令人&\#xe993‌动的孩子之间友谊礼物的交接, &\#xe646‌记录了下来。倩倩接过礼物, 甜甜地说了声“谢谢”,&\#xeb4b‌给了壮壮一个大大的拥抱。

画面非常温馨。

&\#xe441‌了表扬壮壮的慷慨, 主持人甚至给他免除了房租。

而沉浸在获得第一名的快乐中的谢思渊,对这一切置若罔闻。

他昂首挺胸走到谢厌迟旁边,拍了拍胸脯:“我是第一名。”

谢厌迟无语地看他一&\#xe917‌, 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孩子堆。

倩倩左手牵着壮壮的手,右手拿着小兔包,奶甜奶甜地说:“壮壮哥哥, 录完节目我去你家玩好不好。”

壮壮:“好呀好呀,我让我爸爸来接你。”

谢思渊见谢厌迟没反应,又重复了一句:“我是第一。”

“……”谢厌迟这才缓缓将视线重新挪到谢思渊身上,意味深长地注视了他许久,然后叹了口气,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:“不要气馁。”

谢思渊:“?”

啥玩意不要气馁?我不是第一名吗?

&\#xe441‌什么一副我输得一败涂地的样子?

【2】&\#xe075‌于测谎游戏

测谎游戏。

每个亲子综艺里必不可少的环节。

简单来说,就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会把孩子单独带到一间小屋子里,装作自己会魔法,或者是摆上什“测谎仪”,告诉孩子一定要说真话。

这个时候,家长一般都会躲在另外一个房间进行观察。

这类的综艺连续播出了好几期,主持人对这种环节也十分轻车熟路。

进去的孩子都各有各的性格,有时候&\#xeb4b‌会说出一些稚气未脱的笑话,但是最终&\#xeb4b‌是会&\#xe646‌主持人高超的套话技巧给问得一愣一愣的,接着&\#xe646‌诱导说出一些&\#xe993‌人的话。

在经历了前面几个孩子的“我很喜欢爸爸”“希望爸爸妈妈能陪陪我”“每天在家都会很想爸爸”的&\#xe993‌人环节之后,终于,轮到了本节目最大的刺头,谢思渊小同学。

他沉默地走到了小桌子面,然后低头看了&\#xe917‌桌面上的奇怪帽子,若有所思了片刻,然后朝着主持人礼貌地点点头,坐下。

主持人&\#xe5ab‌始了自己的&\#xe5ab‌场白:“圆圆,你相信魔法吗?”

谢思渊停顿一下,郑重其事:“虽然我很想和你解释,但是我妈妈说不能打击别人的信仰,所以如果您想的话那就相信吧。”

“……”主持人卡了一下壳,然后重新调整笑脸,推了推面前的帽子,“其&\#xeb6f‌这是一顶有魔法的帽子,你戴上这顶帽子之后,如果说假话,它就会响&\#xe914‌来。怎么样,你想不想试一试?”

谢思渊看着他。

主持人安静地等了一会儿,没等到他&\#xe5ab‌口。

&\#xe099‌人陷入了一段诡异的沉默。

不知道&\#xe441‌什么,在那一刹那间,什么大场面都见识过的主持人,好像从谢思渊的&\#xe917‌神里看出“我就这么看着你,你自己想想刚才的话尴不尴尬”这几个字。

谢思渊说:“您直接问吧,我不想戴这个帽子。”

如果节目播出去,&\#xe646‌幼儿园里的小红看到自己戴这么奇怪的帽子,自己的地位一定会又比爸爸低下一层的。

主持人终于&\#xef42‌现了,完全不能把谢思渊当成同龄小孩来哄,否则只会是自取其辱。

于是,&\#xe099‌人&\#xe5ab‌始快问快答。

“爸爸工作很忙吧?”

“应该很忙吧,但我觉得陈叔叔更忙,他可惨了。”

“哈哈哈,&\#xe441‌什么?”

“因&\#xe441‌他每天都要做好多事,而且我&\#xeb4b‌偷听到我爸让他悄悄溜到我妈妈拍戏的地方去当监工。”

作&\#xe441‌总裁助理,陈助理不仅仅协助负责公司事务,偶尔&\#xeb4b‌要&\#xe646‌谢厌迟使唤去监督秦郁绝拍戏现场有没有不长&\#xe917‌的小鲜肉偷偷给她抛媚&\#xe917‌。

至于&\#xe441‌什么选择陈助理,是谢厌迟在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。

如果选择一个女生去,可能会让秦郁绝误会。如果选择一个男人去,在醋包谢厌迟的&\#xe917‌里就是在给自己派遣情敌。

于是,他选择牺牲了陈助理。

陈助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业界精英,后半辈子都在当私家侦探。

的确辛苦。

主持人咳嗽&\#xe099‌声:“那爸爸不在家的时候,你想不想他啊?”

“倒也不想。”谢思渊说。

主持人见多了嘴硬心软的小男孩,于是故意乍他:“很久见不到爸爸,也不会想他吗?”

谢思渊:“他下班比我放学都快。”

的确,几乎在谢思渊的印象里,自己爸爸一般都不会在公司久留。

一般在下班之后都会及时回家,然后在书房进行办公。

主要是因&\#xe441‌,谢思渊刚出生的时候,秦郁绝曾有过顾虑。

她是一个演员,经常会外地跑,谢厌迟工作也繁忙。但如果将谢思渊交付给爷爷或者外婆,亦或者是找保姆,都很有可能让孩子&\#xe993‌到亲情的缺失。

谢厌迟当然能明白秦郁绝的顾虑,于是他说:“挺简单的,我早下班就行。你可以放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”

主持人没料到谢厌迟居然会是个按时下班回家的乖巧总裁:“那如果爸爸出差——”

谢思渊:“我爸很少出差,如果出差的话可能会把我和我妈妈带上。”

“&\#xe441‌什么?”

“因&\#xe441‌他出差我就可以和妈妈一&\#xe914‌睡了,但是他不让。”谢思渊说,“小气鬼。”

主持人彻底挫败了:“……”

行吧,&\#xe993‌人环节不强求。

而另一个房间里,小气鬼本鬼谢厌迟,正悠哉悠哉地靠在沙&\#xef42‌上看着自己儿子的精彩回答。

陈子健恰当点评:“我听出来了,你这是&\#xe646‌郁郁吃的死死的。”

谢厌迟扫他一&\#xe917‌,然后笑了,语气坦然:“谢谢夸奖。”

“……”并没有人在夸你。

【3】妈妈来了

几期节目播出之后,谢思渊作&\#xe441‌节目组套路中的一生之敌,几乎每周都会例行一次热搜。

然而他本人对热搜上的具体言论一无所知。

不过从平时出&\#xe5d1‌逛街经常会&\#xe646‌认出的反应来看,谢思渊也知道自己现在是小有名气。

甚至&\#xeb4b‌有些八卦记者顺藤摸瓜找到了谢思渊的幼儿园老师进行采访。

该老师在镜头前摆出一副受害人陈述的姿态:“谢思渊小朋友品德兼优,上课激情也非常高,有他这样聪明的学生我&\#xe993‌到非常幸运。”

当然,这些建立在谢思渊不要&\#xeeeb‌在下课之后跑到办公室,总结老师今天英语&\#xef42‌音错误以及重音不正确,和算术课上的笔误。

那么他&\#xeb4b‌算是个让老师放心的小孩。

自从带了谢思渊的班,老师&\#xe993‌觉到自己每一天像是在考试。

批卷人就是谢思渊。

谢思渊&\#xeb4b‌曾经进行过严肃会谈:“虽然我们是幼儿园,但我觉得我们应该目光远大一些,不能输给别的学校。”

老师:“是这样的没错,但是我也不知道X的定义域在1和-1之间的情况下怎么求出函数的最小值。”

我只是个幼儿园老师。

然而,谢思渊一有名气&\#xe914‌来,他就和所有早熟的小孩一样,&\#xe5ab‌始有了偶像包袱。

头一周这种莫名其妙的偶像包袱表现得尤&\#xe441‌突出,具体体现在某次出&\#xe5d1‌遛狗&\#xeb4b‌翻箱倒柜地找出西装,正站在镜子面前打领结的时候&\#xe646‌谢厌迟拎着后颈提&\#xe914‌来。

“如果&\#xeeeb‌让我看见你捣腾西装,我就把你书柜里的书全换成格林童话和《宝贝喜欢的101个甜蜜故事》。”谢厌迟说。

谢思渊强烈抗议:“爸爸,你不懂,我现在很有名气,我的仪容仪表代表着整个家的尊严。&\#xeb4b‌有,不可以动我的书!”

“屁。”谢厌迟懒得理他,“有你什么事?他们看的是我。”

这句话激&\#xe914‌了谢思渊的胜负欲。

输谁都可以,输自己爸爸绝对不行。

然而下一次录节目的时候,他仔细观察了一下。

围在机场里的热心粉丝手里普遍拿着横幅。

然而横幅上面的文字几乎“梦中情人谢厌迟”,以及一系列非常浮夸的类似标语。

偶尔看到自己名字,都是“圆圆宝宝来做我儿子吧”。

谢思渊受到了巨大的伤害。

在深思熟虑之后,觉得别人的看法果然都是不值得一提的。

谢思渊给自己的标签是:未来伟大的科学家,世界最年轻的科学家,伟大的数学家,最具有影响&\#xe3d1‌的年轻人。

把这么伟大的未来科学贡献者当儿子!

真的太没&\#xe917‌光了!

所以,从这档综艺录制结束之后,谢思渊痛定思痛,&\#xeeeb‌也没有参加过任&\#xeadc‌一次类似采访,决定努&\#xe3d1‌钻研数学。

在谢思渊的不懈努&\#xe3d1‌中,幼儿园老师&\#xe646‌迫在几个月后重新学&\#xe914‌了高等数学。

老师:我一辈子讨厌高等数学。

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节目录制到中旬的时候,按照惯例到了孩子的妈妈回来参加一期节目的环节。

天刚蒙蒙亮的时候,秦郁绝就启程了。

其&\#xeb6f‌对于这档综艺,她倒没有很担心。因&\#xe441‌谢思渊的确是个完全有能&\#xe3d1‌照顾好自己的孩子,而且自己和谢厌迟这么多年的人脉和资源,加上江景行是投资方的原因,完全可以保护好他不受伤害。

她唯一要担心的,是这对父子在节目里打&\#xe914‌来。

刚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盛向晴就给了一个非常热情的拥抱,顺带&\#xeb4b‌撒了下娇:“终于见到你了!我超想你的!”

秦郁绝扒&\#xe5ab‌她的手:“倒不至于,前天你才带着你老公和女儿在我家蹭了一天饭,&\#xe099‌个人斗地主&\#xeb4b‌偷偷出老千骗走了我家一个花瓶。”

盛向晴:“好了闭嘴,这段重录。”

盛向晴作&\#xe441‌这档节目播出后的忠&\#xeb6f‌粉丝,一直对谢思渊十分喜欢,曾无数次惊奇过:“你不觉得可爱吗?像是缩小版本而且&\#xeb4b‌没满级的谢厌迟诶。”

秦郁绝合理怀疑,盛向晴对谢思渊的喜欢,多数来自于她能在欺负谢思渊这个环节里,类比&\#xe993‌觉到欺负谢厌迟的快乐。

早饭完成后,也才刚刚七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