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.【番外二】(1/2)

此为防盗章, 您的购买比例不足80%, 请24小时后清缓存再看

除却乾隆外,还称得上悠闲的,便也只有站在下首的和珅了。

他双手垂落在两旁, 神色不卑不亢。

“和珅。”

“臣在。”

乾隆抬起头来,定定地看着他, 突地将手中奏折往桌上重重一扔,就在宫人们担忧皇上可是要发怒时, 乾隆猛地站了起来,口中爆出了一道笑声。

笑得颇有些酣畅淋漓。

“好, 好!这份折子写得好!”乾隆毫不吝啬地夸赞道。

和珅微一躬身:“谢皇上。”

“爱卿果然是当得起户部侍郎一职的啊!”乾隆又夸。

和珅还是谦恭地道:“不敢居功, 不过在皇上跟前,受了些耳濡目染, 这才有了这些微末想法。”

乾隆受用得很,面上自然更见愉悦:“爱卿想要什么赏赐?”

和珅微笑,实在风采过人:“臣若能在此事上为皇上尽忠,那便是皇恩浩荡了。”

乾隆此人,喜好大胆、敢于表现的臣子。但却又不喜欢伸手讨要,居功自傲的臣子。

其中分寸对于旁人来说是极难把握的。

但对于和珅来说, 却是极好揣度的。

和珅在乾隆跟前, 一面并不掩饰自身的才华, 只管打着为乾隆效力的旗子;一面又谦虚得恰到好处, 他越是将功劳往乾隆的头上推, 乾隆便越是要赏他。

果不其然——

“说的甚么胡话?该你的赏赐!怎能不要?”乾隆笑着看他:“果然还是年纪小, 半点不懂得为自己作打算!换了别人,早问朕要恩典了!”

和珅但笑不语。

“行了,折子便留在朕这里了。你便回去等赏吧。”乾隆心情大好,连带口吻也分外的亲和。

说罢,他还又问:“如何?可要朕再给你几日歇息?”

但不等和珅回答,乾隆便又摇头道:“不可不可,朝中难得有你这样的年轻官员,此时歇不得。待你日后成婚时,朕自然给足了你的婚假!明日给朕滚来上朝!”

和珅应了声。

乾隆重新坐回去,道:“你先莫走。朕且问你,这几日你同贾政见过了?”

皇帝直呼臣子的名字时,一是极其赏识且关系亲近;二则是实在不大待见。

此处显然是后者。

“臣回去写折子时,因一时理不顺,气性大了些,夜晚总难以入睡,便去道观里求药去了,正巧碰上了员外郎。”

乾隆盯着他笑了:“行,是个有本事的。贾政既将你视作知己,你便约束他一二。”乾隆顿了顿,目光有些冷:“自然,一些小事是不必管的。”

乾隆巴不得看荣国府分外猖狂,又再自我消亡。

和珅早将乾隆的心思摸得透透的,此时笑着躬身,道:“皇上放心,此事,臣心中省得。”

“来人,去御膳房传一份血燕来,与和侍郎补一补身子。这几日着实辛苦你了。”

和珅叩了谢。

一份燕窝算不得什么。

和珅知道,后头只会有更好的更大的赏赐等着他。

过了会儿功夫,宫女送着血燕到了和珅的跟前,还有小太监搬了个凳子给他。

和珅也不客气,当即坐下来,慢慢吃了起来。

正吃着,突然又听乾隆问:“听闻爱卿在京里弄了几个铺子?”

这是当初初到京城时,和珅便弄出来的。

和珅并不打算避讳乾隆,他点头应了,嘴上也未停,还继续吃着燕窝。

“进账如何?”

“不过发得起铺子里伙计的工钱罢了。”

“这你便是在糊弄朕了,你的手段,朕会不知道?应当日进斗金才是。”乾隆倒是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。

“皇上谬赞。”

乾隆突地口吻一转,道:“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。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。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请来金陵王。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。……爱卿当也是听过的罢?”

“如雷贯耳。”

乾隆的脸色冷了下来:“爱卿说的正是。如雷贯耳。不是什么正经王公贵族,倒是比寻常皇亲国戚的派头要大得多了。荣宁两府,金陵王史,皇商薛家……个个都金贵得很。”

这下和珅没有再应声。

明显乾隆这会儿心头正不快,他接什么话都不会好听。

“你那铺子开得不错。”乾隆突地又转了回去,道:“日后或许比薛家要强。”

和珅明悟了乾隆的意思,当即拜道:“那便借皇上金口圣言。”

乾隆瞧了一眼他手中捧着的玉碗,笑道:“行了,回去吧。改日朕再去瞧瞧你那铺子。”

宫女太监忙撤了碗筷和凳子。

和珅又拜了拜,这才转身走出了养心殿。

待回去之后没多久,和珅便等来了赏赐的圣旨。